首页 > 装修资讯 > 稀奇印象|瞿广慈:稀奇是条狗

稀奇印象|瞿广慈:稀奇是条狗

https://www.biud.com.cn 2015年09月03日13:17 家居装修知识网  

“稀奇”是条狗

《缤纷》杂志要做一期整刊的“稀奇”,我让出版人陈明专门做一个专题,是关于稀奇作品在不同空间里面呈现的不同态度。有天喝酒的时候突然想起它的专题名字应该叫着“稀奇是条狗”。如果作为标题党的话,不妨可以把这五个字放在封面上。

以下是稀奇&居然顶层设计中心,琚宾的家:

稀奇在巴黎|瞿广慈M&O巴黎展前记

稀奇在巴黎|瞿广慈M&O巴黎展前记

稀奇在巴黎|瞿广慈M&O巴黎展前记

稀奇在巴黎|瞿广慈M&O巴黎展前记

因为一次机会我结识了梁建国和琚宾,大家都知道他们是设计师中的一代才子。年初我把“稀奇”的定位进行了非常重大的调正,从“稀奇”作为艺术礼物进一步上升为家居空间关系中的重要配饰或者说家具关系中的局部中心(这是后话,需要重点讨论)。于是,那些著名设计师就是我们的商业目标,梁建国和琚宾以及之前的吴滨他们这些设计师,本来我是打着巴结的目的去的,却很快的成为酒肉朋友,聊嗨了,又成了兄弟。

以下是,稀奇&居然顶层设计中心,梁建国的家:

稀奇在巴黎|瞿广慈M&O巴黎展前记

稀奇在巴黎|瞿广慈M&O巴黎展前记

稀奇在巴黎|瞿广慈M&O巴黎展前记

梁建国的东西非常张扬,他的作品总是不安于空间的内敛性,一个空间挣破于另一个空间,使得各种关系在跌宕中彼此支撑着;而琚宾老弟总是在曲径通幽中含蓄的找到一种内在的平静,默默的自恋着。他们都在当代语言的形式中寻找东方文化的气韵,但是表现风格极不相同。我让他们各自挑选了几件“稀奇”   作品放入他们设计的空间环境中,其中有几件居然是完全重合的。奇妙的是,这些相同的作品在他们各自的环境中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面貌和态度。

稀奇在巴黎|瞿广慈M&O巴黎展前记

无独有偶,我比较了“稀奇”相同作品在“海上名计”吴滨的设计空间环境中表现,又呈现了完全不同的面貌,作为一个敏感的上海男人,他的设计以及家具品牌一直具有一种殖民地风格的混搭感,我且叫着它为“西方的东方化”吧,吴滨的确把这种矫饰演绎到了极致。作为一个来自上海乡下的有为中年,我完全明白他的点在哪里,我也很愿意把稀奇的东西混搭于此,我觉得吴滨的作品中有种奢华而不庸俗的贵气。

稀奇在巴黎|瞿广慈M&O巴黎展前记

稀奇与郑仕樑设计作品——阁楼·戏剧

还有一位意外的设计师,我被他的设计眼花缭乱着,他自己的家被他设计的像一个疯人院的艺术中心,我被他迷住了,我觉得他可能是一个疯子,必须每天把自己关在这样一种迷失错位的空间里才能调整自己内在的准星。一次在和一大群设计师的聚会里,我无意撞见了他,他歪着脑袋对我说,他有一件我的天使,然后就把他自己的家“发”了过来。我看到我的那件天使在他的疯人院中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打满了鸡血的喜剧演员。这真的令我沉醉,后来才知道,郑仕樑,这位奇妙的香港设计师之前就是香港最棒的舞台美术师。

“稀奇”是条狗,我对陈明说,你就且把“稀奇”的作品当作不同类型的犬类吧,你把它养在家里,放在你的身边,渐渐的你就离不开它了,它就像你的心理医生抚慰你内在的疲倦。

“稀奇”是条狗,梁建国养它是这样,琚宾养它是那样,吴滨把它养成小贵妇,香港的郑先生把它养成打了鸡血的小獒。

——广慈于巴黎

相关知识

稀奇印象|瞿广慈:稀奇在MO的第一天
稀奇印象|瞿广慈:“稀奇”的困境
稀奇印象|瞿广慈:稀奇是条狗
雕塑家瞿广慈:脆弱时就站在大裤衩旁寻找力量
稀奇印象|瞿广慈:“仲夏”最具感染力的那个女孩
网易赴米兰| 瞿广慈:Entratalibera 设计艺术生活的贯彻者
如约而至的分享会|瞿广慈
【设计·上海】瞿广慈:玩雕塑也需要跨界
月末分享会预告|瞿广慈
共和社月末分享会预告 | 双面瞿广慈来了

本文网址 家居装修知识网 稀奇印象|瞿广慈:稀奇是条狗 https://www.biud.com.cn/news-view-id-591549.html